滁州前沿网

滁州新闻 滁州生活 滁州房产 滁州二手 滁州美食 滁州天气预报
文化 > 文化 > 《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白皮书

《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白皮书

2018-01-14 08:19:29 编辑:滁州前沿网 来源:滁州前沿网-文化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01月14日发表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白皮书全文如下中国交通运输发展2018年0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01月14日发表《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白皮书,全文如下:中国交通运输发展(2018年0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目录前言一、发展历程二、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三、发挥基础性先导性服务性作用四、对外开放与国际合作五、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结束语前言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交通运输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为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安全便捷出行作出了重要贡献,新世纪以来,中国政府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加快建设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不断提升交通运输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交通运输进入了各种运输方式交汇融合、统筹发展的新阶段,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交通运输需要进一步加快发展,充分发挥基础性先导性服务性作用,当好先行官,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保障,一、发展历程新中国成立之初。

  交通运输面貌十分落后,全国铁路总里程仅2.18万公里,有一半处于瘫痪状态,能通车的公路仅8.08万公里,民用汽车5.1万辆,内河航道处于自然状态,民航航线只有12条,邮政服务网点较少,主要运输工具还是畜力车和木帆船等,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明确提出首先要创造一些基本条件恢复交通运输,经过3年的国民经济恢复期,修复了被破坏的交通运输设施设备,恢复了水陆空运输,1953年起,开始有计划地进行交通运输建设,在第一个、第二个五年计划和国民经济调整期间(1953-1965年)。

  国家投资向交通运输倾斜,改造和新建了一批铁路、公路、港口码头、民用机场,提高了西部和边远地区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覆盖程度,疏浚了主要航道,新开辟了国际、国内水路和空中航线,扩大了邮政网络,增加了运输装备数量,“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1976年),交通运输发展一度受到严重干扰,但设施和装备规模、运输线路仍在增加,特别是针对沿海主要港口压船、压港、压货日趋严重的局面,加快了港口基础设施建设,在此期间,管道运输也得到了发展,1978年,改革开放揭开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篇章,交通运输步入了快速发展阶段。

  中国政府把交通运输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在放开交通运输市场、建立社会化融资机制方面进行开创性探索,积极扭转交通运输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被动局面,铁路实行经济承包责任制;出台了提高养路费征收标准、开征车辆购置附加费以及“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等扶持公路发展的三项政策;公路、水运工程建设项目开始实行招投标制度;港口率先对外开放,海运业最早实现“走出去”;民航走上了企业化发展道路,航空运输市场开始形成;实施邮政管理体制改革,成立中国速递服务公司,恢复办理邮政储蓄业务;加大交通运输建设投资力度,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1988年沪嘉高速公路通车,实现中国大陆高速公路零的突破,1992年,中国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交通运输不断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各种运输方式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开展铁路建设大会战。

  1997年起铁路进行了连续六次大提速,公路和水运实施公路主骨架、水运主通道、港站主枢纽和支持保障系统的“三主一支持”规划,制定了加快建设步伐的目标任务,民航机场建设费和基础设施建设基金、铁路建设基金、内河航运建设基金先后设立,为应对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国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公路建设投资进入“快车道”,高速公路建设大规模兴起,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全面加强西部地区铁路、公路、机场、天然气管道干线建设,提出“修好农村路,服务城镇化,让农民兄弟走上油路和水泥路”发展目标,掀起农村公路建设新高潮,深化港口管理体制改革,加快港口建设,实行邮电分营和邮政政企分开。

  邮政向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三流合一”的现代邮政业方向发展,《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等一系列规划陆续出台,大力提升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全面加强城乡客运、城市公共交通、交通运输安全应急救助等领域建设,2018年组建交通运输部,交通运输大部门体制改革迈出实质性步伐,同年,京津城际铁路通车运营,中国开启了“高铁时代”,党的十八大以来,交通运输进入了加快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的新阶段,2018年,铁路实现政企分开,交通运输大部门体制改革基本落实到位,交通运输全面深化改革,建设法治政府部门,加快综合交通、智慧交通、绿色交通、平安交通“四个交通”建设。

  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三大国家战略制定发展规划,加快综合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成网,推进多种运输方式有效衔接,促进现代物流业发展,提升综合运输服务保障水平,加强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和管理,支持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城乡客运、城市公共交通发展,推进东、中、西、东北“四大板块”区域交通协调发展,西部地区高铁加快发展,中西部地区交通条件显著改善,2018年,西藏墨脱公路建成通车,中国真正实现县县通公路,60多年来,中国交通运输总体上经历了从“瓶颈制约”到“初步缓解”,再到“基本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奋斗历程,与世界一流水平的差距快速缩小。

  部分领域已经实现超越,一个走向现代化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正展现在世界面前,二、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经过多年改革发展,多节点、全覆盖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初步形成,“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基本贯通,一大批综合客运、货运枢纽站场(物流园区)投入运营,运输装备发展不断升级,运输服务水平显著提升,科技创新和应用实现重大突破,交通运输市场体系、管理体制和法规体系不断完善,(一)基础设施网络多层次的铁路网基本形成,截至2018年底,全国铁路营业总里程达12.1万公里,规模居世界第二;其中高速铁路1.9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以高速铁路为骨架、以城际铁路为补充的快速客运网络初步建成,全国铁路复线率和电气化率分别达到53.5%和61.8%。

  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的大能力通道逐步形成,物流设施同步完善,逐步实现了货物运输直达化、快捷化、重载化,广覆盖的公路网建立起来,截至2018年底,全国公路通车总里程达457.73万公里,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12.35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国省干线公路网络不断完善,连接了全国县级及以上行政区,农村公路里程达到398.06万公里,通达99.9%的乡镇和99.8%的建制村,路网技术结构不断优化,等级公路里程占公路总里程的88.4%,初步形成干支衔接的水运网,截至2018年底,全国港口拥有生产性码头泊位3.13万个。

  其中万吨级及以上泊位2221个,煤炭、原油、金属矿石、集装箱等专业化泊位达1173个,港口大型化、深水化、专业化、自动化水平进一步提升,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达12.7万公里,等级航道占52.2%,高等级航道达标里程1.36万公里,长江、西江、京杭运河等航道通航条件不断改善,初步建成了以“两横一纵两网十八线”为主体的内河航道体系,民用机场体系基本成型,截至2018年底,全国民航运输机场达210个,初步形成了以北京、上海、广州等国际枢纽机场为中心,省会城市和重点城市区域枢纽机场为骨干,以及其他干、支线机场相互配合的格局,空管设施建设不断加强,2018年保障飞机起降达到856.6万架次,通用机场加快发展。

  机场轨道交通和机场快速通道加快建设,机场与其他交通运输方式的衔接更加紧密,乡乡设所、村村通邮总体实现,截至2018年底,全国邮路总条数达2.5万条,邮路总长度(单程)达637.6万公里,邮政普遍服务营业场所总数达5.4万处,村邮站总数达21万个,快递服务营业网点达18.3万处,网路总长度(单程)达2370.5万公里,油气管道骨干网络初步形成,截至2018年底,全国陆上油气管道总里程达11.2万公里,初步形成了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的原油、成品油和天然气三大主干网络和“西油东送、北油南运、西气东输、北气南下、海气登陆”的油气输送网络,(二)运输服务能力运输量位居世界前位,2018年,全社会完成客运量194.3亿人、旅客周转量30047亿人公里;完成货运量410亿吨、货物周转量173690.6亿吨公里。

  铁路旅客周转量、货运量居世界第一,货运周转量居世界第二,公路客货运输量及周转量、水路货运量及周转量均居世界第一,民航运输总周转量、旅客周转量、货邮周转量均居世界第二,全国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第一,邮政业年服务用户超过700亿人次,快递年业务量居世界第一,大型网络购物促销“双11”活动单日处理峰值超过1.6亿件,管道货运量达7.1亿吨,周转量达4138.8亿吨公里,运输服务质量全面提升,多式联运、甩挂运输等先进运输组织模式及冷链等专业物流快速发展,集装箱、厢式货车等标准化运载单元加快推广,城乡物流配送信息化、集约化程度明显提升,提高了社会物流运行效率,交通运输安全水平大幅改善,铁路旅客运输总体安全水平居世界前列。

  2018年道路交通万车事故死亡人数较2018年下降了72.4%,全国运输船舶百万吨港口吞吐量等级以上事故件数平均每年下降5%,民航运输航空百万小时重大事故率10年滚动值为0.018(世界平均水平为0.24),大力提升客运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公交优先”战略扎实推进,全国公交专用车道达8569公里,快速公交系统(BRT)线路长度达3081公里,定制公交、夜间公交等特色公共交通服务产品的新模式不断丰富,网约出租汽车等新业态快速发展,运输服务通达性显著增强,高速铁路覆盖百万人口以上城市比例达65%,道路客运线路达18.1万条,全国城市公共汽(电)车运营线路突破4.5万条,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线路达105条,运营线路总长度达3195公里,水路国际运输航线和集装箱班轮航线往来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个港口,民航定期航班航线达3326条。

  航线里程超过786.6万公里(按重复距离计算),通达境内204个城市,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以及55个国家(地区)的137个城市,全国乡镇快递服务营业网点覆盖率达70%,运输工具技术水平不断提高,截至2018年底,铁路主要干线全部实现内燃、电力机车牵引,客货运输车辆品种和结构均实现升级换代,民用汽车数量达到17228万辆,公路客货营运车辆总数达1473万辆,货运车辆平均吨位数由6.3吨增加至7.5吨,专用货车(含甩挂运输车辆)占比由5.1%提高至27.2%,营运客车高档化、舒适化和货运车辆大型化、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水上运输船舶达16.6万艘,海运船队运力总规模达1.6亿吨,内河货运船舶平均吨位超过800吨,高等级航道通航水域船型标准化率达到50%。

  船舶大型化、专业化和标准化发展趋势明显,民航拥有运输飞机在册架数2650架,通用航空企业拥有在册航空器1904架,邮政业拥有各类汽车24.4万辆、国内快递专用货机71架,初步建立高效的安全监管和海上应急救助体系,建立和完善国家海上搜救和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海上搜救打捞力量持续增强,搜救志愿者队伍不断扩大,初步构建了广泛覆盖、反应迅速、立体高效的水上交通安全监管和海上应急保障体系,(三)科技创新和应用基础设施建设技术世界领先,高速铁路、高寒铁路、高原铁路、重载铁路技术迈入世界先进行列,高速铁路成为“中国制造”和“走出去”的新名片,高原冻土、膨胀土、沙漠等特殊地质的铁路、公路建设技术克服世界级难题,青藏公路、青藏铁路先后建成通车运营,陆续建成一批世界级特大桥隧,特大桥隧建造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离岸深水港建设关键技术、巨型河口航道整治技术、长河段航道系统治理技术以及大型机场工程建设技术世界领先。

  实施港珠澳大桥、洋山港集装箱码头、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等系列重大工程,装备制造技术快速进步,以高速列车、大功率机车为代表的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铁路装备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部分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新能源道路运输装备初步实现产业化,自主研制的支线客机、通用飞机、直升机已交付使用,C919大型客机总装下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自主研制大飞机的国家,大型专业化码头装卸设备制造、海工机械特种船舶、集装箱成套设备制造技术领先世界,300米饱和潜水取得创新性突破,邮政光学字符识别(OCR)、视频补码、码址校验等分拣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信息化智能化技术广泛应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信息通信技术在交通运输领域广泛应用,线上线下结合的商业模式蓬勃发展,铁路建成了客运联网售票系统,实现了运输生产调度指挥信息化,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基本实现了全国联网。

  港口电子数据交换系统(EDI)、船舶交通管理系统(VTS)、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在水运管理中广泛应用,开发了长江干线电子航道图技术,民航商务信息系统处于世界先进水平,邮政建立国家、省、市三级联动视频监控体系,无线射频识别技术(RFID)、全球卫星导航系统(GNSS)等现代导航信息技术在民航运输、物流配送中广泛应用,北斗导航系统成为第三个面向国际航海应用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四)改革与法治建设市场体系不断完善,经过30多年的市场化进程,交通建设、养护、运输不断推向市场,积极推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交通运输投资运营,大力推广社会资本与政府合作模式(PPP),交通运输全面实现政企分开,不断推进简政放权,创新优化行政审批服务方式,加快市场信用体系建设,市场监管体系逐步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交通运输市场基本形成,法律法规体系基本形成,适应改革发展需要,对交通运输法律法规进行了大量的立、改、废工作,目前,共有《铁路法》《公路法》《港口法》《航道法》《海商法》《海上交通安全法》《民用航空法》《邮政法》等8部法律、《铁路安全管理条例》《公路安全保护条例》《道路运输条例》《国际海运条例》《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船员条例》《民用机场管理条例》《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邮政法实施细则》等65部行政法规,以及300余件部门规章,综合交通运输管理体制初步建立,2018年、2018年实施两轮交通运输大部门制改革,形成了由交通运输部管理国家铁路局、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邮政局的大部门管理体制架构,各地积极推进综合交通运输管理体制改革,加快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三、发挥基础性先导性服务性作用着眼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来源:滁州前沿网

相关阅读

滁州前沿网